shuzu♥

【零泉】

【照例瞎写】
【全是私设,ooc严重】
【文笔很差】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他的呢?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他有了不一样的心情呢?

        “他真的像是恶魔一样,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却从来不是让人可以轻易靠近的存在。”

        不知道是第几次从梦中惊醒了。濑名泉揉了揉有些发痛的脑袋,望向镜子里的自己,白皙的脸上依稀还能看到哭过的痕迹,濑名泉有些自嘲地勾了勾嘴角:
         “真难看啊。”自己现在这幅狼狈的样子。
 
        自从leo回来后,整个knights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同时对于泉来说,leo回归让他十分安心,整个人不管从心里还是生理上来说都轻松了不少。按理说,现在所有事情的发展都顺应了泉的预期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他现在应该是处于绝佳的状态。但最近泉的心情却一直是从未有过的糟糕状态,甚至已经到了失眠的程度。
       没有什么别的原因,一切都只是因为只有濑名泉一个人才知道的秘密:
        “濑名泉喜欢朔间零。”

         连濑名泉自己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那个神秘而又美丽的男人动心的——那个和他同一天生日,却和他关系并不熟络的男人。

        第一次见到朔间零还是二年级的时候,当时leo不知道跑到哪里去寻找作曲的灵感了,泉只能代替他去学生会拿必须的材料。
        那是一个很美的早晨,泉刚走到学生会的楼下便望见了窗口的那个男人。他实在过于美丽,微长的黑色发丝随意地散落在肩头,异常精致的五官,明显比正常人要白皙的皮肤,一双红色的眼眸低垂着,仿佛是在思考些什么。清晨淡淡的阳光并不刺眼,洒落在他的身上,使他整个人踱上了一层淡金色的光辉。让他看起来仿佛是一位穿越了亘古的时空,已存于这世上多年的真正的吸血鬼。
         他是在太惹人注目了,泉自诩从小就看过了不少漂亮的人,但此时此刻泉觉得自己看得竟有些入迷,许是自己的目光有些太过热切,那个男人转头看向了窗外。一时间,四目相对。那双红色的眸太过于深邃,仿佛可以让人溺毙于其中。
         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自己就已经有些可耻地心动了吧。

        后来,泉知道了那个男人就是当时的学生会长,他的名字叫朔间零,在偶像科可是一个风流人物。随便一打听,就可以得知一大堆或真或假的资料。就连一向跳脱的leo也时不时会在他耳边感叹几句:“零真是个有趣的人!”
        不过也多亏月永leo随性跳脱的性格,泉时不时会代替他去学生会拿材料,也时不时有机会能看见朔间零。偶尔还能说上两句话,但绝对没有到熟悉的程度,这是泉一直都清楚明白的事情。朔间零身上一直都有种疏离感,他吸引着所有人,但却无时无刻都在告诉你,他不是可以轻易靠近的存在。

         记得二年级的那个午后,泉正赶着去训练,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他发现竟然是一个人躺在地上。泉担心这个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便把他晃醒了。当这个人睁眼的那一刻,泉有些微微地愣住了,一样的黑发红眸。只不过眼前这个少年的气质与朔间零完全不一样,他身上没有朔间零那种外露的凌厉气质与危险气息,看起来懒洋洋的,但也绝不能用毫无杀伤力来形容。硬要说的话,更像是隐藏起危险气息的某种肉食动物,危险但内敛。
        想着总不能把眼前这个昏昏欲睡的少年放着不管,泉便叫来鸣上岚,两人一同把这个少年带回练习室。在被问及姓氏的时候,少年说得含糊不清,泉只能模糊辨出kuma之类的字眼。
         “连姓氏也和那人很像啊。”泉在心里这么想到。

         再后来,leo的精神日益崩溃,而泉只能眼睁睁看着leo被恶意渐渐侵染,最后浑身浴血的倒在战场上,徒留下一片废墟。泉只能无数次在心中责备自己,但泉明白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是啊,在这场预谋已久的革命中,区区一个濑名泉能阻止什么呢?他只是一个凡人,一个平凡的努力家罢了。泉明白自己与天才不同,与leo不同,同时也与...朔间零不同。即使在leo休学的那段时间中,在每天处理压在自己身上的重担时,泉发现自己偶尔还是会想起朔间零,到底是为什么呢,会对这个并不熟捻的男人念念不忘。
        泉清楚地记得在那个混乱的时期,朔间零即使被从王座敢落,满身伤痕,也依旧闪闪发光,一如初见是那般美丽。即使在那时,他也依然像英雄一般,承担起过于沉重的责任,赶往国外去处理各种各样的事物,在学园中越来越少地看见他的身影......
        关于朔间零的事情,泉发现自己似乎每一件都记得很清楚,每每想起他的时候,甚至左胸口也总会有些不规则的跳动。即使再不想承认,再自欺欺人,在那时泉也只能近乎有些悲哀地发现自己似乎是喜欢上这个叫朔间零的男人啦,真是各种意义上来讲都很糟糕的事情。
        这是永远都不能袒露出来的情愫,濑名泉和朔间零一直以来都如同平行线一般,始终都是处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的人。

        濑名泉从没想过说出自己的心意,他会淡然地看着朔间零毫无形象地扑向朔间凛月,也毫不介意当着朔间零的面追赶游木真。他将这份感情深深地埋在心中,不会告诉任何人,很多时候连自己也小心翼翼地不去触碰。因为一旦碰到,那便是一个没有尽头的痛苦的深渊。
        一直以来应该都是这样的,可不知是不是最近临近毕业的缘故,泉觉得自己越来越不能控制这份感情的增长。每次在学校偶然碰到朔间零,泉也只是打个招呼便匆忙离开,深怕会被那个聪明的男人看透自己的心思。被那双红眸注视的时候,泉只觉得自己的一切似乎都无所遁形。
        啊啊,真是太糟糕了啊,这份本不该存在的感情。

       朔间零觉得自己也说不明白对濑名泉是些什么感情。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印象最深的便是那双像化合物一般的无机质蓝眸。与天祥院英智那双总带着浅浅笑意的眸子不一样,这份蓝要更为纯净与透彻,就想一片鲜为人知的深海,仿佛能让人一眼望到心底。
       后来因为月永leo的关系,自己是不是能和他搭几句话。偶尔还能望见他因月永leo随地乱涂受到牵连,那副明明不太情愿但还是不得不道歉的模样看着竟有几分可爱。在不知不觉中,自己似乎就已经对他投入了过多的关注。

         后来见到了那位崇拜自己的后辈,第一反应竟是是和那人一样的灰发呢,只不过这孩子的发色更为偏暖一些。可能是因为看着这孩子过于努力想追上自己的脚步,也可能是夹带了一点自己都没发现的私心,零同意让这孩子留在了自己身边。
         再后来,那场声势浩大的革命发生了,梦之咲陷入了最为混乱的时期。为了海外的那些学生,朔间零不得不走下自己的王位,可即使这样,他也依然站得笔直,义无反顾地赶往海外。
        后来,他听说濑名泉和月永leo组组成了knights,他们两一起打败了许多组合。朔间零去看了最后的那场演唱会,混在拥挤的人群中,竟也没有人发现他。不得不承认,那是一次非常精彩的表演,凛月也表现得十分出色。但零却发现自己无法把注意力全放在凛月一个人身上,总会有一个银色的身影吸引走他部分的视线。朔间零看着濑名泉握着月leo的手同观众谢幕,看上去非常自然的画面,但在朔间零看来却莫名有些扎眼。
        没有时间给零多想,他必须不得不再次赶往海外了,明明是忙得不行的情况,但那抹银色的身影却会时不时蹦出来,把自己的思绪微微打乱。

        等零再次回到日本的时候,一切已经成为定局。而自己也性情大变,那以前那一身的戾气都收敛了起来活得如同老年人一般。他重新组建了一支新的队伍,一支能陪他存活于黑暗中的队伍。
        零听说leo因为精神崩溃而休学了,而那人被迫承担起了队长的责任。
        他现在会不会很累?
        以他的性格现在会不会很自责?
        零发现自己竟然会思考起这种问题,原来自己会担心他吗?
        比起二年级的泉,三年级的泉脾气似乎暴躁了许多,像是一只长满了刺的刺猬。可零知道,那是泉在自责,在生气,在绝望中等待leo回来。除了性格以外,泉现在似乎一直在追着一位金发男孩跑,零也时常能望见他追逐的身影。
        “原来濑名君喜欢着这孩子啊,真是和吾辈完全不一样的类型。”零的心中偶尔会闪过这样的念头,心里也谈不上多难过,只不过一直好像闷着一口气,让人感觉不舒服。
        “吾辈到底为什么会对濑名君的事情那么关注呢?”零在心中问过自己许多遍这个问题,后来经薰无意中提起的一句话,才有写后知后觉的想到,这种心情就是喜欢吗?

        朔间零也从未想过要把这份心情说出来,因为他清楚地明白着,想濑名泉这样的人是应该待在白昼的,他不会陪自己踏入这份永恒的黑暗......

         11月2号,濑名泉与朔间零共同的生日,这也是他们两将在梦之咲度过的最后一个生日。三年级的各位为他们共同办了一场生日会。高中生的精力总是无限的,在一阵喧嚣过后,生日会终于落下帷幕,大家也都各自收拾了一下回家了。
        朔间零在与挚友告别后,也正准备回家,却意外在校门口看到了濑名泉。他似乎被硬拉着喝了几口含酒量极低的果酒,脸色微微有些发红,一双蓝眸也氤氲着水汽。
        濑名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校门口等朔间零,仅仅是觉得毕业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便告别了队友,独自等在这,只为能再多看他几眼。
 
        今晚天气很好,十一月天气已经转凉,可朔间零却莫名感觉有些燥热。他和濑名泉视线相对,一时谁也没有说话,许是脸色发红发濑名泉有些太过有人,也可能是今晚的气氛过于暧昧,朔间零走上去抱住了濑名泉。
         因为身高差的缘故,朔间零的下巴抵在濑名泉的头上,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他们就这样轻轻地抱着,互相感受着对方的体温,没有人抽身离开,也没有人加深动作。
        这是濑名泉与朔间零这辈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靠那么近,这是他们两个最近的距离。
        濑名泉在光明中有着要守护的城池,朔间零在黑暗中有着属于自己的过度,他们都明白,对方不会来到自己的世界。在这个拥抱结束之后,濑名泉会重回光明,而朔间零会隐入黑暗,他们依然是没有交集的平行线,但至少此刻他们还抱在一起。

         这是濑名泉和朔间零的第一次拥抱,也是最后一次。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