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zu♥

凛泉

【宝石之国paro,注意避雷】
【存在大量私设】
【人物ooc有】
【自己瞎写的产物】
【小学生文笔,慎入】

    是夜,四周都是精悄悄的,显然大部分宝石人已经进入了梦乡,而泉却是毫无睡意。自从leo被月人击中的那天起,泉每每闭上眼睛都是leo倒在他面前的那一幕,恐惧和无力感便会随之而来,像浪潮般席卷他的全身,让他无法入眠。

    泉永远记得那天leo就在自己身边被箭失击中,而自己却无法保护他。要不是当时红月即时赶来支援,泉无法想象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可即使如此,月人还是在慌乱之中带走了leo左胸口的一块碎片,而leo也因碎片缺失,至今无法醒来。

    “为什么自己明明身为骑士却没有保护好他?”

    泉在心里质问了自己无数次。他无法原谅自己,所以每天晚上当自己独处黑暗中时,强烈的悔恨感几乎将泉淹没,让他喘不过气来。泉躺在床上迟迟无法入睡,最终决定去外面透透气。

    四周静的可怕,只有泉走路的脚步声回荡在夜空中。泉盯着四周那一片死寂的黑,湖蓝色的眸中沉寂的可怖,似有无数无以名状的悲伤积淀在那片蓝色之中。

    “啊,是小濑啊,这么晚了竟然还没去睡觉吗?”

    一道慵懒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打破了深夜的宁静。

    泉回头便看见一个身影懒懒地靠在柱子上,一双红色的眼眸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明亮。

    “熊君才是吧,大半夜的跑出来吓人吗?”泉淡淡地朝那边瞥了一眼。

     “诶,小濑真冷淡,我可是因为担心小濑才跟出来的,小濑的态度让老爷爷很伤心哦。”朔间凛月懒懒地回到,一双眸中似乎带上了几分清浅的笑意,让人捉摸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朔间凛月,泉的现任队友,和泉差不多大,但天生体质非常特殊。白天总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到晚上才会变得有精神。

   凛月走到泉的身边坐了下来。“小濑是又在想王的事情吗?”
   
    泉低着头没有回答他,过了良久,才轻声问了句:“熊君,你说那家伙还会醒来吗?”语气中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凛月望见了泉眼底的落寞,莫名也感到一阵难受。凛月不明白这种感受是什么,他只是不想再看到泉露出这么悲伤的神色。几乎是下意识地,凛月把泉拉进了自己怀里,在他耳边低声说到:“会的,王肯定会醒来的,我会陪小濑一起等他醒来的。”
    
    泉被凛月圈在怀里,鼻息间都是独属于凛月的气味,耳边是凛月安慰的话语,泉感到一阵安心,随之袭来的便是多日积压在自己身上的疲累。泉感觉自己是真的太累了,而眼前这人又是如此让人心安。

   “偶尔依靠一下他的温柔也是可以的吧。”泉在快要睡着之前迷迷糊糊地想着。

    即使是在睡梦中,泉的眉毛也依然微微蹙起。凛月看着怀中的人的睡颜,大脑几乎没有作出任何反应,他就已经随着身体本能的反应在泉的额上落下一吻,一双眸中是说不出的温柔。

   “好好休息吧,小濑,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朔间凛月觉得自己最近很不对劲,视线会不由自主地跟着泉,白天也会在睡觉时偷偷睁开眼睛观察泉。总会抓住任何机会去靠近泉,想陪在泉的身边,不想让泉再独自一人溺毙于过去的悲伤中。

   朔间凛月不明白自己这是什么了,活了这么久第一次对一个人的事如此上心。凛月去翻阅了那些繁杂的书籍,最终在一本纸页已经泛黄的书上找到了答案。

   书上说这种感情叫“爱”

   “爱?”这个词让朔间凛月感到无比陌生,但在念出来是又会感到几分莫名的悸动。“我爱着小濑吗?”

   其实,朔间凛月加入knights的时间不算特别长。之前对于濑名泉也只是堪堪能将名字与脸对上号。凛月本来就不是什么乐于交际的人,再说濑名泉平时的行为作风和朔间凛月完全不是一个路子,凛月就更加没有也他进一步交流的兴趣。平时要是碰面了,最多也就相互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是的,原本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可就是这样两个没什么交集的人,关系却在那件事之后彻底改变了。

    朔间凛月现在还清楚地记得那天月人是在正午来袭,他因为太过强烈的光照而感到浑身无力,连意识都被刺眼的阳光慌得有些模糊。看到月人的箭失向自己袭来的那一刻,朔间凛月觉得自己算是完了。然而,一个身影却突然冲了出来挡在自己面前,一头银发在阳光的照耀下炫目到耀眼。凛月似是被这抹光亮吸引,竟盯着痴痴地看了一会。

    泉利落地解决掉了眼前的月人,看着身后还有些愣神的家伙,便对他劈头盖脸地训了起来:“你这家伙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啊,要不是我及时赶来,你知不知道后果会有多严重。竟然敢在身体不舒服的时候独自面对敌人,该说你是太勇敢还是太愚蠢啊?!”因为生气 ,泉好看的眉毛蹙了起来,带着怒意的蓝色眼眸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泽。

   凛月被训了倒也没生气,看着眼前生气的泉,笑眯眯地回道:“既然刚刚小濑救了我,我也现在也没什么能送给小濑的,要不我就加入小濑的队伍,帮小濑做事来报答恩情吧。”

   凛月现在还记得泉听到他的回答后明显有些呆楞的样子,随即又恢复了原来凶巴巴的样子:“不要随便给人起奇怪的外号啊。而且要加入knights可没那么简单,你就给我做好觉悟吧!”

   从那天起凛月和泉就开始渐渐熟络起来。凛月喜欢泉在战斗中认真的样子,浑身散发着明亮的光芒,看上去耀眼又强大,像是一把永不会折断的剑。凛月觉得一直生活在黑暗中的自己被这抹光吸引了。他想待在泉的身边,和泉一起承担困难,那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凛月不想再让泉把自己锁在过去的记忆中,不想再看着泉孤身一人了。

   思绪在这里被打断,凛月感到有人在推自己。凛月刚睁开眼睛就对上了一双湖蓝色的眸,正一脸不耐地看着自己。

   “熊君快点起床了啊,到我们去巡逻的时间了。”

   “不嘛,小濑拉我起来。”

   泉有些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还是伸手把他给拉了起来。在握住泉的手的那一刻,凛月觉得有一种异样的满足感。

   凛月跟在泉的身后,盯着泉的背影有些出神。凛月现在已经明白了自己对泉的感情,但他不知道泉对自己的感情。泉似乎对谁都用着那份别扭的温柔,凛月不确定自己对泉来说会是特别的那一个。
  
   正当凛月胡思乱想之际,走在前面的泉却突然停下了脚步。“昨天晚上是熊君把我带回房间的吧,谢谢。”

   “没关系哦,又不是什么大事。如果小濑非要谢我的话,就请小濑为我提供膝枕吧。”

  真是的,又说这些暧昧不明的话,泉有些恼怒地瞪了凛月一眼,脸却不受控制地有些发烫。昨晚是他最近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晚,凛月身上带着让他安心的味道。泉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起对凛月有了些不一样的感情,可能是他笑着说要加入knights的时候,也可能是他轻声对自己说会永远陪着自己的时候。身后的这个人对自己太过温柔,让他不断地想要去依靠,在不经意间便沉溺于这份温柔之中了。

   这些天来突然发生的那些变故几乎将泉压垮,唯有身后这人一直陪伴在自己的身边。但泉却觉得自己读不懂凛月 ,他似乎一直是这幅懒洋洋的样子,时不时会对人说出暧昧的话而不自知,让人难以捉摸他的心思。

   各怀心事的两人一时没有说话,气氛一下沉默了下来。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出现了预兆性的黑点。

   泉心中大惊,大声叫道:“敌人来了,准备战斗!”

   凛月和泉立刻进入了戒备状态,背靠背站在了一起。凛月和泉的战斗力都不算低,但这次月人似乎有备而来,变得格外难缠。正当泉全身心地投入战斗时,一个月人悄悄绕到了泉的背后,乘其不备放出了箭失。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凛月的身体比大脑快一步做出反应,挡在了泉的面前。

   “之前是小赖就来我,这次就让我来保护小濑吧。”

  泉呆在了原地,眼前凛月破碎的画面和记忆中的leo重叠在一起。随即一股怒火席卷了泉的全身。“为什么一次两次都是这样,为什么自己总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同伴在身边离去,已经不想再让重要的人受到伤害了。这次不管怎样,绝不会让凛月在被夺走!!!”

   泉不顾一切地冲向了月人,这时,同是knights一员的鸣上岚也赶了过来,终是讲月人全部消灭了。泉立即搜集起了凛月的碎片,他从未感觉如此心慌,比leo碎掉时的不安感还要强烈。

   泉将碎片送去了佐贺没医生那里,在修补过程种,泉一直守在凛月身边。纵使泉心里再不愿意,多日未眠的疲倦还是让泉靠在凛月的床边睡了过去。

   在迷迷糊糊中,泉似乎感觉自己在移动。泉刚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那双红眸。

   “熊君,你醒了!”泉有些激动地喊到。

   “我可是说过会一直陪着小濑的,当然不会轻易失言。”
 
   欣喜过后泉这才发现自己是被凛月以公主抱的形式抱在怀里,一下子便红了脸,挣扎着要下去。“熊君,快放我下来,现在我醒了,可以自己走了。”

   凛月看着泉害羞的样子,嘴角勾起了一个愉悦的微笑。“才不要。小濑,你知道吗,我醒来的时候看到小濑守在我床边的时候我有多开心,这说明小濑是在意我的对吧。呐,小濑,我喜欢你啊,所以小濑你愿不愿意接受饲养一只独属于你的小熊呢?”

    “笨蛋熊君,要我饲养的话,要用一辈子来感激我哦!”

   “好的,小濑。♬ ”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