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zu♥

【零泉】 雨季

【人物死亡设定有】
【人物ooc有】
【私设有】
【文笔渣,慎入】
【蛇泉&梅雨零】
一、
    已经连续下了几天的阴雨,空气中氤氲着水汽,森林各处也都沾着一层湿哒哒的黏腻。  
   泉略有些不耐烦地走在森林中,接连不断的雨天使他的心情有点烦躁。   这片森林是他的居住地,一直以来他护着这片森林,使这片森林没被奇奇怪怪的妖气沾污,可刚刚他感觉到有妖怪强行打破结界,闯进了森林,他不得不去查看一下。  
   他顺着这妖怪的气息走去,气息俞渐浓郁,还伴随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最终,泉在一棵古树下发现了那个妖怪。那个妖怪的腹部了重伤,此时已昏了过去。   泉走进了些,眯起眼打量着他,一头如墨的黑发微微蜷曲着,肤色有些病态的白。   “长的倒挺漂亮。”泉在心里如此想着。
   看着面前的妖,泉也不忍心把他扔在这里不管,只得架起他的身子,慢慢朝他的家中走去。  

  二、
  妖的自愈能力要比常人要强很多,再加上泉的照顾,那妖的伤好得很快,没过几天便醒了过来。
  “啊,你醒了啊。”  
“这里是哪,汝又是谁?”那妖环顾了一下四周问道。   “在问别人名字前不应先报上自己的名字吗,超~烦人的啊。我叫濑名泉,这里是我的家,你受了伤后闯入了我居住的森林。”
  “呵呵,濑名君吗,吾辈名叫朔间零,这么说是濑名君救了吾辈啊。”  
    听到朔间零这个名字的时候,泉微微皱了皱眉,这个名字他经常听森林里的小妖谈起过,是这一带妖力最强的妖,可既然如此,又为何会受那么重的伤?泉的心里涌起几分疑惑,但也不想去追究,反正等他伤好得差不多了,就让他离开这里吧。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离泉收留了零已经过去了两周。   “我说,既然伤好得差不多了,那就请你尽早离开吧。”泉看着朔间零,有些不耐的说到。
  “可吾辈现在住的地方被一些与吾辈有仇的妖怪发现发现了,他们偷袭了吾辈,才使吾辈受了这么重的伤,所以吾辈现在可没地方去了,就只能再多劳烦濑名君几天了,况且濑名君救了吾辈,吾辈就这么走了,未免有点说不过去。”  
    听着零的这些话,泉本想反驳,但看到零那双幽深的血眸,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啊啊,真是烦死了,我就勉为其难再收留你几天吧,一辈子都要感谢我哦。”  
   “是是。”零有些随意地敷衍着,看着那个蛇妖别扭的样子,零的嘴角也染上了些许笑意。
 
三、
  零和泉住在一起,虽算不上多么美满,但也还算和谐。
泉有时会看不惯零的懒散,零有会时不时逗一逗泉。相处久了,零发现这个长相漂亮的蛇妖虽然看起来对谁都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但心却异常温柔,就算是对他这个陌生的妖怪也施以了援手,每次逗他时还会生气地炸毛。
  “比起蛇,明明就更想一只猫啊。”零这么想着。
  一天晚上,泉难得有些失眠,本想去外面走走,发现零独自坐在房檐下,静静地喝着酒。月光照在他身上,使他看起来比平时要柔和许多。
   许是听到了脚步声,零回头看了一眼,对泉微微笑了笑,一双血眸比平时更加幽深。
     泉在零的旁边坐下,零此时已有些醉了,白皙的脸上染上了几分红晕。
  “呐,濑名君,有没有兴趣听听吾辈的事?”零轻轻地问到。
  也不管泉有没有答应,零已经自顾自讲了起来。
  “吾辈哪,有个很可爱的弟弟,以前吾辈和他的关系很好,可后来,吾辈离开了一段时间。回来后,他就跟吾辈渐渐疏远了,或许他是觉得吾辈那时抛弃了他吧………”         
  说着,零的声音越来越低,又姑姑哝哝说了几句胡话,  泉已经听不太真切,看到的只有零眼里深深的落寞。  
   “原来,即使如此强大的妖怪,也是这么寂寞的嘛。”泉想着,但自己又何尝不是呢,泉的心中又想起了那个橙色的身影。
   一股难言的落寞从泉的心中溢出,泉便给自己也到了点酒,慢慢喝了起来。一向很少喝酒的泉酒量极差,没喝多少便感觉醉意渐渐袭来,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泉醒来时,眼前便是零放大的脸,温热的鼻息喷在自己身上,泉有些没来由得心跳加速,一下子离开了零,回到了屋里。而零不知何时已睁开了眼睛,看着泉落荒而逃的身影,勾起了一个愉悦的笑容。  
四、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转眼即将要到冬天,泉也要进入冬眠了。
  “濑名君就放心冬眠吧,吾辈会好好守着濑名君的。”   耳边传来的是零略带些调笑的声音。
  听了这话,泉的脸上染上了几分不自然的红,“谁要你守着了,先管好你自己吧,真是超烦人的啊。”
  “呵呵。”耳边传来的是零的轻笑。
  在一片打闹中,冬天终是来了,泉也沉沉地睡去了。
  泉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见了许多过去的事。
  那时他年龄还小,还未能化成人形,却不小心被别的妖怪弄伤了,就在他奄奄一息之时,一位橙发的少年出现在他的面前,把他带回了家。那位少年似乎一点都不怕他,整天在他耳边说着“你长得很漂亮,我喜欢你哦,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啊。”时不时地,少年还会在他耳边唱歌,为他讲外面的趣事,整天都吵吵闹闹的。
  “真是一个笨蛋啊!”泉那时是这么想的,但自己好像并不讨厌这样的笨蛋。就这样,泉在那个少年的身边留了下来,也知道了那个少年的名字,月永雷欧,真是和本人十分相配的名字。
  泉本以为自己可以和雷欧一直这样生活下去,守在那个笨蛋身边。但人的生命终究太短了,雷欧没能陪泉走到最后。
  于是泉就去了那个和雷欧初遇时的森林,守着那里,相信雷欧总有一天会回来,在无尽的孤独中度过一个有一个时日。
  梦到这里就结束了,泉也从冬眠中醒了过来。刚睁开眼,望见的便是身边的零。
  “呀,濑名君,欢迎回来。”
  看着零熟悉的笑脸,泉在心中感到莫名的安心,起码现在的自己不是那么孤单了,不是吗?

五、
  “呐,濑名君,陪吾辈去参加邻镇的祭典吧,反正濑名君也很久没有出去过了,就当去外面逛逛吧。”
  “你都这么说了,我没有拒绝的理由了吧,真是超烦。”
  泉和零很快就出发了,正值初春,万物都刚刚冒出新芽,一路上景色也算怡人。
  人们为了迎接春天的到来,于是便会开办祭典。
  泉和零伪装成了人类,随着人流慢慢逛着,泉没有参加过祭典,对许多东西觉得新奇,但还是佯装嫌弃得拒绝了零递来的苹果糖。看着泉别扭的样子,零忍不住有些发笑。
  “濑名君,等会有烟花哦,要不要去那边的山上看。”
  泉想着,既然都出来了,那就好好享受吧,就也随着零过去了。
  山上的人很少,比祭典那边安静了不少。泉和零到的还早,烟花还没开始放。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空气中弥散着暧昧的气氛。
  “濑名君,你觉得吾辈是这样的人呢?”零率先打破了沉默。
  “很懒散有时还会添麻烦,但总体来说还是……还是挺好的。”泉的声音越说越低,耳垂也不自然的发红。
  “那濑名君能接受吾辈吗,吾辈觉得濑名君在身边,吾辈的生活倒也多了几分乐趣。所以,可以吗,泉。”
  零的声音有些微的沙哑但充满诱惑,仿佛在引诱自己的猎物。
  “这种事……这种事随便你好了!”泉此时已是满面通红,说话也有些结结巴巴。
  呵呵,猎物上钩了。
  零勾起了一抹坏笑,凑过身去,在泉的唇上映了浅浅一吻。此时烟花也正好放了起来,在慢天的烟花下,他们进行了第一个吻。
END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

热度(17)